<s id="mhnga"></s>
  • <ruby id="mhnga"></ruby>
    1. 鐵甲工程機械網> 工程機械資訊 > 經營 > 悲哀!鋼企迎來利潤“大年”,但利潤卻被鐵礦石“吃干抹凈”

      悲哀!鋼企迎來利潤“大年”,但利潤卻被鐵礦石“吃干抹凈”

      2021年上半年鋼價飆升至創紀錄的高度,鋼企迎來難得的豐收季節,營收與利潤均實現大幅增長。但由于鐵礦石價格的堅挺,鋼鐵行業的利潤有一大部分都被海外礦山巨頭所收割。

      目前,世界鐵礦石供應呈現寡頭壟斷格局,來自澳大利亞的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以及巴西的淡水河谷被稱為四大礦山,掌握著大量優質鐵礦石資源。由于鐵礦石價格高漲,四大礦山上半年賺的盆滿缽滿,盈利能力秒殺國內一線鋼企。

      單是今年二季度,巴西淡水河谷的EBITDA(息稅折舊攤銷前利潤)就達到112.39億美元,創下新紀錄;凈利潤達到75.86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489.8億元)。

      今年上半年,力拓EBITDA為210.37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1358.38億元),同比大增118%;歸母凈利潤為123.13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795億元)。同期,必和必拓的集團經營利潤大增80%至259億美元,EBITDA達到374億美元,利潤率為64%。FMG的稅后凈利潤則達到了103億美元,同比大增117%。

      上半年,國內進口海外鐵礦石資源量與去年基本持平,但由于鐵礦石價格高漲,進口資源耗費資金增幅卻超過七成。海關總署數據顯示,今年1-6月,國內共進口鐵礦砂及其精礦5.6億噸,同比增長2.6%,總計進口金額6032.2億元,同比增長71.7%。

      庫存見底了

      8月20號,中鋼協發布了一組重磅數據,幾個主要的鋼鐵大省7月份粗鋼的產量下降的很快。其中河北鋼鐵產量同比減少了 19.51%,江蘇的產能下降幅度相對要好一些,只是同比下降了 2.27%、遼寧則下降了 0.9%、山東下降的幅度也比較大,同比減少了14.2%、山西則適中,同比下降了9.31%。全國有18個省份的粗鋼產量是下降的。根據國家對粗鋼的規劃,要求粗鋼的供給下降2000萬噸的。要完成這個目標,就意味著下半年的粗鋼產能每月還需壓縮600萬噸左右。要知道我國每月的總共粗鋼消費量也就是9000萬噸左右,這個規模的產能壓縮是非??植赖?。

      再來看看需求方面,今年是全球的基建大年,美國、印度都在大規模的搞基建,對粗鋼的需求大規模的增長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。往年,全球的鋼鐵主要來源于三個地方。一個是以德法為核心的歐洲,一個是以美加墨為核心的北美,最后一個是以中日韓為核心的東亞。由于疫情原因,歐洲、北美、日韓的產能沒有恢復。所以全球的鋼材產能,大部分都集中在中國。

      在正常的年份里,中國出口鋼材每年大概是6000萬噸,今年預計全球的粗鋼需求量同比增加15%左右。而全球年產粗鋼5000萬噸以上的國家,算上中國只有6個。其他的幾個國家因為疫情,鋼鐵生產還沒有完全恢復。因此北美、歐洲產生的需求缺口,現在也只有中國這邊能填上。其他的國家壓根就沒有能力接下這么大的訂單,但中國由于粗鋼產能的壓縮,導致國內的供應比較緊張,為了優先保證國內的鋼鐵供應,國家宣布取消了23種產品的鋼鐵退稅。

      即便是這樣很多國內鋼企下游的制造業訂單也接不過來,上半年接的生產訂單都沒有完成?,F在大部分鋼企的庫存基本都在安全庫存以下。而庫存就是冗余部分,沒有這部分冗余存在,價格自然就沒辦法降下來。因為大家看著庫存低缺貨,就沒人會降價。只有這些企業的庫存補完了,安全庫存的缺口填上了,上漲才會階段性結束。目前來看,在上半年訂單完成以后,下半年由于國內基建復蘇和國外基建的推進。鋼鐵維持需求旺盛的大概率事件。鋼企也將長時間維持低庫存的狀態,鋼鐵價格上漲也很難一時半會結束。

      而且別忘了,現在是全球大放水的時代。美聯儲撒出的貨幣,由于美股泡沫一時半會很難有實質性的收縮。國內剛在7月份進行了一次降準,機構預測下半年大概率還會有一次全面降準。在流動性泛濫的市場,所有的資產價格都會水漲船高,鋼鐵也不例外。

      利潤去哪了?

      近期,35家上市鋼企公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業績公告,其中34家企業實現盈利。具體情況如下:

      過去幾年鋼價節節攀升,中國鋼企的利潤卻并不高,為什么?

      因為放任鋼鐵增產,激發對鐵礦石的邊際需求,鐵礦石暴漲、推著鋼價往上走,鋼企的加工毛利是被壓縮的,三大礦山把中國鋼企和中下游制造業都給吃干抹凈。

      從2014年到2020年,中國粗鋼產量分別為8.23、8.04、8.08、8.32、9.28、9.96、10.53億噸,2016年到2017年的供給側改革讓鋼鐵企業盈利能力恢復,2018年開始一直到今年上半年,鋼鐵企業在不擴產能的情況下想盡各種辦法提高產量,2020年的粗鋼產量相比2017年居然增長30%,這哪里有夕陽行業的樣子??!

      這種增產,打破了全球的鐵礦石供需平衡,再加上鐵礦石主要掌握在三大礦山手里,他們可以聯手操控,鐵礦石價格從18年的70美元一路上漲到今年最高的230美元。

      2018年中國進口鐵礦石花了750億美元,2020年花了1270億美元,今年上半年大概900億美元。

      這是什么概念?2020年中國進口芯片3500億美元,進口原油1800億美元,鐵礦石已經成為第三大項。

      如果再不加控制,今年進口鐵礦石的花費就要追上原油,達到1800億美元級別,相比2018年提高1000億美元,6500億人民幣就這么送出去了啊,相當于13個茅臺的凈利潤!

      要想降低鋼價和鐵礦石價格,必須控制鋼鐵產量,把邊際需求從上行打至下行,鐵礦石才會降價。

      后續的影響是,在鐵礦石降價的同時,短期內鋼價略微往上走,中長期會跟隨鐵礦石往下走,鋼企毛利上升,中下游制造業也獲利。

      所以這里非常反常識,通常我們覺得增產會降價,限產會漲價,但鋼鐵主要是由鐵礦石定價、不是由鋼企定價,鋼企增產短期降價、中長期漲價,鋼企限產短期漲價、中長期降價。

      最近幾個月,對鋼鐵的產量控制是史無前例的嚴格,全國一盤棋,層層下達任務,就是為了爭奪鐵礦石定價權,效果非常好,鐵礦石從230降到了180。

      但鐵礦石企業和相關利益方買通中國的一些媒體,操控輿論、迷惑人心,到處宣揚增產降價、限產漲價的錯誤邏輯,攻擊中國鋼鐵企業暴利壟斷、損傷了中下游。

      上個月底的會議提出“糾正運動式減碳”,他們就大做文章,宣揚將放開生產,引發鋼鐵大跌、鐵礦石大漲,8月2號鋼企差點集體跌停。

      隨后的事實證明,不會放開鋼鐵生產,因為鋼鐵的限產本來就不是為了減碳,就是為了對付三大礦山。

      (來源:中鋼網綜合青瞳視角、擒牛社、奔波兒霸研究室)


      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互聯網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若對該稿件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鐵甲網聯系,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,再次感謝您的閱讀與關注。

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我要評論
      表情
      歡迎關注我們的公眾微信
      啦啦啦免费视频播放在线